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中特网最准确 > 正文

香港中特网最准确

  • 推荐官场小说《道门法则

    时间:2019-07-19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

  •   屁龙穿越到明朝,发现真的可以三妻四妾,于是发愤图强,靠着事先背诵清朝历年状元考卷,在科举的路上一路高歌猛进,在东林党和阉党的**中左右逢源,攒下厚实的家底,两年狂娶四十个姨太太,还不时骑鹤下扬州,养了一个连的瘦马,还指示自己的门生,去澳门购买西洋女子,藏于金屋,当玩腻天下美色之后,他又把目光投向了非洲大陆......

      三百年后,这个精力过人的中国男人的生活,成了港台影视剧里的热门题材,超过西门庆!

      得了蟾宫仙子的准信,赵然忙道:“准备?有什么好准备的?事先说好啊,站脚助威可以,但下场斗法是不行的,我是道门行走,你们妖修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好,若非残害生灵的大罪,贫道可没办法下场拉偏架。”

      赵然道:“大师啊,那是比试好吧,比完以后共同提高,那是相互交流切磋的意思。你们这个太华山二战可是为了抢地盘,那能一样吗?我去现场观战,为你们站脚助威,这已经有拉偏架的嫌疑了,若是亲自下场,那像话吗?”

      蟾宫仙子制止住五色再插话,道:“行啦行啦,小道士愿不愿意下场你自己看着办,总之三天后兵发太华山,准备好就是了。”

      赵然乐了:“哈哈,不是我说诸位,就咱们这仨瓜俩枣的,还兵发太华山?哈哈……”

      从君山庙出发之时,只有赵然、蟾宫仙子、白山君、五色大师、青田居士、老驴一家子,不过寥寥九位——赵然甚至对两个驴宝宝也“从军”有些不忍。

      首先是两匹骏马带着三头小骡子从远处飞奔而来,老驴“昂”了一嗓子,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好一阵耳鬓厮磨。

      赵然骑在老驴背上,莫名其妙被带着兜了一个圈子,又被莫名其妙带了回来,张望着五色大师询问究竟。

      赵然一惊,这不会打起来吧?却见一群驴马汇在一处,相互间极其亲热,关系处得十分融洽,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再走一程,赵然又被带着斜斜跑出去二里地,等绕回来的时候,身后多了十来匹马、驴、骡子。

      当赵然骑在老驴背上,兜出去第三个圈子,带回来二十多头骡马时,这回五色也摇头了:“这个真不知道是哪的……”

      赵然望着身边达到上百之数的老驴一家,默默道,驴兄驴兄,以后便称呼兄台“种驴君”了,兄台休怪贫道,这个名号可是兄台自己折腾出来的……

      再往南行三十里,前方一片密林中忽然奔出大群大群的獾狗,一眼扫去,数量怕不下两三百头!

      赵然骇了一跳,正要戒备之时,却见蟾宫仙子骑着青田冲了出去,挤到獾群之中,小爪子一抬,将一头皮毛极为油亮、体态极为丰满的獾妖拽上了牛背,又转了回来。

      声音如玲,当真好听!只是和身形有点不匹配,赵然不禁微感遗憾:“见过雅湿道人!”

      出了谷阳地界,沿江油县南境继续向西,一路上不断有妖兽加入,包括青田居士召集来的百头野牛、蟾宫仙子请来助阵的一群猛虎,来自松藩大雪山的一群岩羊,天上飞着不知多少鹰隼……

      尤其是那十多只猛虎,领头的吊额青睛虎自号黄山君,来自保宁府剑山,一身金黄黑纹的皮毛,当真是威风凛凛,比白山君更加名副其实。

      快到太华山时,又来了数十只手持大棒、直立起来比赵然还高的巨兔,却是蟾宫仙子的手下。

      眼瞅着这上千飞禽走兽汇聚在一起,赵然越发坐立不安,大略数了数,其中开了灵智的灵妖就有九个,入了修行的妖兽不下二、三百,其余的就算没入修行,却也都是相当凶猛的**,战斗力极其不俗!

      赵然真没想到竟然是那么大的阵仗,将蟾宫仙子请到身边,低声问:“仙子,我竟然不知,这……哪里来那么多灵妖?咱们龙安府何时多出来这许多?”

      蟾宫仙子道:“何止龙安府?整个川北的同道都汇聚过来了,咱们这是川北打川东!川东那帮家伙,一向自视太高,这回且让他们开开眼,知道我川北同道的厉害!”

      赵然冒汗了:“仙子啊,你们折腾出这般动静真的好吗?会不会搞出大事来啊?”

      蟾宫仙子道:“没关系的,本宫当初也考虑到了这一点的,所以做了准备,事先报知了道门,道门也同意的。”

      赵然松了口气,有提前报知就好,嗯,这一点很重要,看来兔子的心思还是很周密的,于是问:“仙子报知了华云馆吗?是哪一位?他同意了?”

      蟾宫仙子道:“对啊,不是提前三个月就报知给你了吗?你是龙安府的道门行走,报你知晓就够了啊,还用得着报给谁吗?你都加入大军了,这不是同意是什么?”

      赵然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仙子啊,你这……这……这……也没说会有那么大规模啊,贫道以为就咱们几个……”

      蟾宫仙子慢慢悠悠道:“小道士,三个月前我就告诉你,这是第二次太华山大战,大战啊小道士,我有没有说过这句话?你以为什么是大战?本宫甚至还说过,邀请几个厉害的灵妖一起去,嗯?本宫说没说过?雅湿道人和黄山君还是小道士你用道门行走的名义写了调令才征发来的!”

      蟾宫仙子又伸出小爪子,很费劲的竖起其中三个小指头,在赵然眼前晃了晃:“还有三天前,本宫告诉你,要兵发太华山,让你早点准备好,这话说过没有?什么是兵发太华山?小道士你来解释解释?”

      赵然捂脸,真**被这只兔子坑了!但你要说人家兔子说得不对,完全没道理!人家程序正确、手续齐全——尤其是手续齐全这一条,赵然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忽然又想起周雨墨通过宋雨乔给自己的消息,恨不得再给自己加一巴掌:如果仅仅是猫三两个灵妖之间的群殴,人家犯得着专门飞符示警吗?

      沉默良久,赵然幽幽道:“仙子当真是……属狐狸的……怪不得非要拉着贫道来……”

      蟾宫仙子没接他这茬,只是道:“说起狐狸,还真有一位,但不是咱们这头的,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赵然骑在老驴的背上,顿时就坐不住了,自家这边那么大的阵势,对面又会是什么情况?有狡猾的狐狸在,阵势会很寒碜么?

      痛定思痛,完全是自己大意了啊,想来想去,还是得上报才行。那么大的事情,肯定瞒不住的,报比不报好,早报比晚报强!当下,赵然开始琢磨,怎么上报才好呢?

      思索片刻,赵然决定一点一点上报,看情况不断添加内容,给华云馆诸位长老们有个慢慢接受的心理过程。想罢,赵然斟酌好了言辞,然后抖手打出飞符,飞报自家老师江腾鹤。

      江腾鹤正在楼观世界的观星台上仰望星空,忽然心中一动,就见白光一闪,将飞符抄在手中。

      赵然回信:“有灵妖争夺太华山,准备开战。弟子身为龙安府行走,正严密关注中,但恐修为不足,无法震慑,恳请老师指导。”

      “灵妖白兔,道号蟾宫仙子,率妖兔八十七;灵妖猛虎,道号黄山君,率妖虎三、恶虎十二;灵妖獾,道号雅湿道人,率妖獾十七、獾狗三百余;灵妖仙鹤,道号白山君,率妖鹰妖鹫各一,猛禽数十;灵妖锦鸡,道号五色大师;灵妖岩羊,道号黄角大仙,率妖羊十六,岩羊一百八十;灵妖巨蟒,道号飞龙子,率妖蛇八,蛇蟒八十……”

      看完名单,江腾鹤一边惊讶一边不解,心道太华山出了什么宝贝,竟会让这些妖物齐齐出动,这要打起来,必是一番乱斗,怕是要祸及周遭生灵。果然,只让骆致清去是绝对镇不住场的。

      正思索之间,赵然的第二份飞符又道了,却原来是“附名单二,此为对手阵营已知灵妖”。

      匆匆出了楼观世界,赶到长老堂,江腾鹤激发警讯,不多时,华云馆八长老齐聚一堂。

      飧和阁杜长老道:“莫非太华山有天材地宝出世?否则当作何解?瞧这模样,怕是川北的妖兽大半都汇集于此了。”

      七巧林黄长老道:“从没听说太华山藏有什么宝物啊?不过此事的确可疑,最好能让赵致然想办法打探出具体消息,我等才好应对。”

      离山宗严长老摇头道:“无妨,腾鹤你是关心则乱,其实你那弟子胆大心细,手段老辣,他办事的才能和手段远非你我可以料及,只要交给他,他想必是会有办法的。”

      云岚冈方长老点头附议:“只看赵致然报过来的这两份名单,便可知江师弟这位弟子的才干之一斑。你看连这些灵妖的道号都一清二楚,旁人哪里打探得出来?只需让他打探的时候小心一些,注意隐藏好自己,莫要轻易卷入便是。”

      江腾鹤无奈,只得发符,问赵然知不知道这些妖兽为何在太华山争斗,是否太华山有宝物出世?又叮嘱赵然以自身安危为要,切莫轻易涉险,华云馆长老堂正在紧急商议,很快就会派出人手应援。

      刚说了半句,赵然回信就到了,江腾鹤立刻向众长老公布赵然的回信内容,却原来是一群猴子占了太华山灵鹤的洞府,灵鹤不忿,请人助拳,于是方有今日之争。

      原来只是妖兽之间的恩怨仇杀,并非宝物出世,也不针对周遭百姓,更没有什么阴谋。

      众长老都松了口气,严长老赞道:“果然如我所言,赵致然办事就是了得,手段高超,你们看看,这刚多久,就把底细打探得一清二楚。”

      江腾鹤也挺为自家弟子赶到自豪,笑着谦逊了两句,问:“大长老,你看该如何处置?”

      夏侯云扬道:“既然只是妖修之间的仇杀,想来不至于出大事,只需注意呵护好周遭百姓,不使生灵遭池鱼之殃就好。当然我等也不能大意。这样吧,赵致然是腾鹤的弟子,腾鹤便去主持一下,需要人手,尽管提出来。”

      江腾鹤本就不放心,此言正合他意,当即点头应了下来:“好,我便走一趟,也不需要多少人,带我门下几个徒弟足矣。”

      夏侯长老又道:“我意速报玉皇阁,请玉皇阁协调保宁、都府、潼川,让各府派人前往太华山,受腾鹤节制。我再让卓家兄弟去一趟大青山,他们为道门行走时间较久,和大青山那位也曾有一面之缘,把这件事提一提,请那位略略管束管束。”

      严长老赞同道:“不错,咱们也算尽一尽心,太华山那边真若死伤太重,至少咱们是提醒过的,她须怪不到咱们头上。”

      华云馆长老堂中紧急议事的时候,赵然已经随妖修大军进抵太华山下。好在领头的这帮灵妖都是开了灵智的,多多少少都受过一些道门的教化,不敢肆意妄为,一路上约束着麾下妖修猛兽不去祸害村庄田园,旁边又有赵然的督促和提醒,走的都是荒山野地,否则还真是不好收场。但尽管如此,也着实惊吓到了不少山野中的猎户和路人,这却无法避免了。

      川北山峦纵横、连绵起伏,太华山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座山峰,规模和君度山相仿,山脚下延伸出去十里范围之内,又有七八座小山丘。

      山鸡和蟒蛇值守着各条上山的路径,五六只苍鹰迅速飞上高空警戒,虎群、兔妖群、野牛群、獾妖群、驴马群、岩羊群等主力则分别按照族群,各自寻了不同的空地歇息待命。

      往日相互竞逐、弱肉强食的兽类如今共聚一地、相处和谐、关系融洽,看得赵然啧啧称奇。铁算盘4749